发新话题
打印

【专稿】郭力昕:告别不了的「滥情主义」文化──从阮义忠的摄影谈起(1999)

【专稿】郭力昕:告别不了的「滥情主义」文化──从阮义忠的摄影谈起(1999)

原文注明获得允许才能转发,因此只给链接了:

http://papers.tuchong.com/53112/?from=timeline&isappinstalled=0
关注  尊重  坚持

TOP

阮的《四季》为例,指责阮浪漫化了一个
充满社会问题的原住民村落「四季」,并将这些影像掠夺贩卖到都市(此村落恰
好也是漂亮女孩被贩卖到都市色情市场的早期雏妓的起源地).
阮义忠历年来的摄影与作品集,依我的阅读,或可粗略地归纳出几项特色:其一,
黑白相片洗放品质的稳定性与固定化;其二,构图与快门里熟练并耽溺的视觉趣
味;其三,小孩,老人,妇女,原住民与农乡场景成为其最主要的拍摄对象;其
四,从零散影像中拼凑/制造主题与意义的「后设」编辑方式;其五,对於农乡
vs.都市之善恶道德二分法的简单论述方式.


他透过构图营造与快门掌握所一再演练,乐此不疲的视觉趣味.
从长期阅读阮义忠作品的经验归纳里,我一直认为,捕捉影像的视觉趣味(由影
像元素的排列,对比,并置等产生的小幽默或一语双关之类的效果),是阮摄影
创作的最主要的乐趣,以及大量的这类影像里的最主要(或唯一)讯息.


阮义忠最喜欢采集的造型,是孩童,老人,妇女,原住民,与各地农乡场景.以
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集《人与土地》(1987)为例,在八十五幅影像中,以儿童,
妇女,老人为主要题材者,即有六十幅,占三分之二强.从一个影像狩猎者的工
作角度来说,这些对象是最没有拒绝能力或产生敌意的人,可使猎影时的阻碍减
到最低.这一层道德问题还在其次.
我的主要问题是:第一,以这些可爱,素朴的拍摄对象,以及一种「强迫性」的
影像表现方式(例如镜头紧紧贴近的「逼视」观看法,或刻意安排某种感性场景),
制作出的恐怕只是一种强制性的感染效果,或者过於急切的阮所谓的「社会意
义」;在这样功利,矫情的讯息里,影像反而丧失了内在的感动力,只会如上所
述,吊诡地成为内在冷酷的影像存证.第二,小孩,老人,妇女,原住民等这些
材料与符号的共同意义是什麼 如果作者在他们身上看到纯朴,自然,传统,大
地,并且以他们做为这些意义的代言人,则这一组符号与意义,是否被使用与置
换得太简单了

TOP

了解阮义忠,还应了解阮所处的时代背景。当时台湾白色恐怖之下,艺术家很少有人敢触及现实问题题材。否则,或者丢掉饭碗,或者入狱乃至掉脑袋。
拍有温度的片子

TOP

发新话题